三五书库 - 都市小说 - 绝世傻妃之卿本惊华在线阅读 - 第021章 你是不是也要杀我?

第021章 你是不是也要杀我?

        “你倒是懂得用寒冰床去护住这老人家最后的一丝心脉,而且,若不是老人家本身内力雄厚,才得以续命,不然也是无济于事的。”但还是很棘手啊。

        “嗯,但还是不能让他醒过来,你也看到了,他的气息脉搏都微乎其微,若不是寒冰床……”君烨熙没有说下去,但那眸光中隐含的不舍,还有心痛,却是不加以掩饰的。

        这个老人与他是什么关系?如此在意,甚至给她有种错觉,比起皇帝君烨熙更在意这个老人。

        想不通。

        “之前请过来的大夫都怎么说?”陆灵走到老人的跟前,替他把脉,手腕极冷,这温度当真像是一个死的透彻的人的温度了。

        “一群庸医,各持己见,有的坚持说是中风口?,另外一个说是心肌梗塞导致,众说纷纭……”

        “他们开药了?老人家有没有服药?”明显,老人家的状况不是简单的中风,或者心悸。

        “他们对症状都没把握,怎么可能乱下药?”

        “那他们人呢?我想跟他们交流一下病因。”

        “杀了。”淡漠的语气,仿佛在说今天天气不错,而不是在谈论这些人的生死。

        是啊,这些无用的人的性命,在他的眼里就犹如尘埃一般渺小,可悲,他根本不在意。

        “什么?”陆灵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这大夫给老人看病,就算看不出病因,也不至于杀了吧。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蛇蝎心肠啊?冷血动物吗?

        “你自己自行判断即可,不需要与他人议论。”君烨熙似乎没感觉到陆灵已然发怒,或者说就算知道,他也不理会,他只想知道结果。

        “哈哈,没想到你对我的医术竟这么自信啊!”她冷笑,“若我说,我也不敢确定呢,你是不是也要杀了我?”

        她现在该是知道了,这个老人的身份极其重要,对他来说是至亲之人,他现在危在旦夕的消息是万万不能传出去的,是以他才杀了那些大夫灭口,因为只有死人的嘴巴才是最安全的。

        君烨熙闻言,向陆灵逼近,威压袭来,她淡定如山,没有被他吓倒,直视他的眼睛。

        “除非你想死,不然,就给我好好治。”

        呵!

        还真的是唯我独尊呢!

        但……她确实知道老人家的症状,想要询问那些大夫,只不过是保险起见。

        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但给老人家治病,不就听了他的话了吗?

        “起开,不想与你这般人挨得近。”陆灵从狭缝中钻了出来,继续给老人检查,撑开他的眼皮看了下他的眼睛,还有舌头……

        果然如她所料。

        君烨熙因着刚刚两人的不愉快,心情有些低沉,浑身散发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气。

        而陆灵,心里对君烨熙的评判分数更是下跌的厉害。

        “知道吗?他中毒了,这毒极其霸道,是慢性毒,存在他身体里已经有两年多了,毒性不发作的时候还好,只会偶尔觉得心悸,一旦发作便是如此这般晕迷,不醒人世,一点防备都没有。”

        “什么毒?”

        “蚩罗魂!”

        “怎么可能?这种毒已经绝迹于江湖,什么人能够弄到?”君烨熙一想到是这种世人豪杰都无可奈何的极阴极烈之毒,他便怒气横生,周遭温度仿佛又下降了些许。

        “这我就不知道了,或许是你们的仇家吧,掺和到这件事里面,不知道我会不会被对方记恨上,真的是不值得啊!”

        她摇摇头,“而且他毒都已经侵入心脏,要不是这寒冰床震着最后一缕气息,他早就魂归西天了。”

        “这毒听说是没有解药的,你能解?”君烨熙把目光落到她的身上,想了想开口,“只要你能治好他,什么条件本皇子都答应。”

        “让你自行了断你都答应?”她嗤之以鼻。

        “你——”他皱眉,这个女人,真的是蹬鼻子上脸。

        “笔墨纸砚!”

        “跟我过来。”

        他带着她到旁边的石椅上,上面已经准备好了她要的东西。

        “你也知道,这种毒是没有解药的,身上的毒只能用金针排出来,而我手中那套金针还没打造好,过几天再说,现在先帮他把身体调理好,才能抗住。”

        她说着,眉宇间一抹极其认真的神色让人移不开眼。

        “荆沥二升,火煎至一升六合,分作四服,日三夜一,另外,半夏麻黄丸,按我说的研制,半夏,麻黄等量,研末,蜜丸小豆大,次服三丸,日三次……”

        一页纸写好,她又拿起另外一张,铺开,“确实这毒会导致中风迹象,半身不遂,牵正散:用白附子、白僵蚕,全蝎并等量,生研为末,每日服一钱,热酒调下,蚕沙适量,以二袋盛之,蒸熟,再直接慰患处,再以羊肚,梗米煮粥,每日食一个……”

        最终,君烨熙看着那娟秀却又透着一股潇洒不羁的字,沉思。

        “不信我?这毒本就是不按理出牌的,这药也是对付毒本生,你且信我一番,让你的属下按着这方子去抓药即可。”

        “可他这个样子怎么让他服下?”

        “这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与我无关。”

        “三天后我再过来。”到时候金针就可以带过来了。

        说完,她抬步离开,君烨熙手中攥着那张药方,没动,没有他在,看她怎么出那石门。

        只是,不一会,便传来了石门打开的声音,倒是小瞧她了。

        陆灵脑子灵光,对这些机关的按钮,她上辈子也是有所接触研究的,自然难不倒她。

        在墙壁上亲扣了两下,又朝着中间凹陷处按了下去,门就开了,她识路,顺着来时的记忆,自己离开了这处庄子。

        君烨熙吩咐了剑朔去准备这些药材,务必秘密行动,不能让有心人知道了。

        而他也相信,慕容巧嫣三天后会再来一次的,到时候,师傅的毒可能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再次回到密室,他站在寒冰床前方,目视着影奎老人,他的脸已经呈现紫黑色,嘴唇也越发青紫,早该看出来的,师傅这是中了毒了。

        蚩罗魂啊!

        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手笔弄到这种药,一想到这种慢性毒潜伏了两年,师傅随时都可能毒发,他便无法抑制得狂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