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书库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座藏武楼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斩尽杀绝

第一百八十八章 斩尽杀绝

        这丐帮六袋舵主明显不是个视死如归的人物,但此刻竟然有勇气和决心自行了断,可见王天成给他带来的恐惧和压力有多大。

        他甚至都不打算求饶,显然很清楚,这不过是白费功夫。

        甚至与其凭空让人折辱,最后还逃不过一死,不如自行了断,给自己留个体面。

        不过很可惜,从他被王天成那强横神功吸到手里的时候,生死已经不由他自己做主。

        只见王天成沉眉凝目,并掌如刀,以闪电一般的速度截击这一拳,砍在对方的手肘位置。

        同时变刀为掌,推山一般击在他的胸口上,将对方震飞出去。

        先是撕拉一声皮肉分割的响声传出,继而一条裹挟着强劲拳力的半截手臂以毫厘之差避过这中年的额头,在惯性的支持下飞了足有十几米才落地。

        而且落地后虽然这中年舵主依旧痛的发狂,却是再没有喊出声音来。

        竟是刚刚的推山一震,将他的的整个声带给震碎,却避过喉骨,可见王天成对于力量的操纵与运用到了何等精妙的地步。

        而此时中年舵主的整个嘴巴满是鲜血,除了痛还是痛,却一声也叫不出来。

        说实话,就这样,还真不如一开始就自己了断来得好。

        不然哪里会受这许多罪?甚至这还不算完,因为王天成仍没有杀他。

        整个过程就发声在电光火石之间,由此也能看出惠惠的父亲王天成不但武功高绝,而且反应也是极快,段毅自忖不是此人的对手。

        “又是一个玲玲式的人物,杀伐果断,而且出手狠辣,再加上他隐姓埋名,恐怕不是江洋大盗也差不了多少。”

        段毅心头有点警惕,不过面上倒是毫无所觉,捂着惠惠眼睛的手还是没有松开。

        “好了,这位小兄弟,十分感谢你救了我的女儿。

        不过现在能否请你将我的女儿还给我呢?”

        王天成心头一口恶气稍去,不再关注这个注定要经历许多痛苦才会死的衰人,转头看了眼段毅。

        当目光停留在惠惠的身上时,现出一抹柔情,温吞道。

        语气十分平和,态度也很是亲切,如果不是段毅刚刚观看了他战斗的场面,恐怕也会以为这是一个与人为善的老好人。

        “那你最好还是将惠惠的眼睛蒙上,这场面太血腥额,一般成年人都受不了。

        孩子若是见了,恐怕会留下什么隐患。”

        段毅固然忌惮惠惠的父亲,却也不会拿这么一个小女孩作为挡箭牌,不然他和那群乞丐又有什么区别?

        抱着惠惠送到这男人的怀里,段毅跟着提醒了一句。

        他们或许对这种场景习以为常,但孩子可不是,容不得半点马虎大意。

        “多谢小兄弟,我知道了。

        本不想这么轻易饶过他的,不过既然孩子还在这里,就放他一马吧。”

        王天成十分感激的对着段毅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接过女儿,满是心疼和慈爱。

        同时脚后跟一踢,一枚指甲盖大小的石子咻的一声射出。

        精准无比的打在那中年舵主的额头上,砸出一块血洞,继而穿射出去,可见劲道之强。

        汩汩的红白之物自血洞当中流出,中年舵主气息全无,算是彻底的解脱了。

        在死亡的这一刻,他竟然是笑着的,可见之前受到的痛苦有多么的可怕。

        而段毅也再一次加深了对惠惠父亲的印象,若不是顾忌女儿,恐怕他会将那丐帮的舵主折磨的痛不欲生,求死不能,看来是个睚眦必报的家伙。

        只是不知道他救了王天成的女儿,对方会不会恩将仇报,比如担心他透露了行踪而翻脸,继而加害他。

        “你们先去个干净的地方,庙里还有几条漏网之鱼,我去解决了他们再来找你们。”

        玲玲将两人的表现从头看到尾,面对王天成很冷淡,对于段毅的细心则很是欣赏。

        摆摆手示意两人先走,随即一个闪身朝着那庙中纵去,白衣飘飘,姿态冷傲。

        怎么看都是一个常人眼中的女神,女侠,仙女,但下手可真不是一般的黑。

        不多时,庙里便传来呼和的打斗之声以及惨叫,让段毅有些无语。

        你这么大个美女,这么好的气质,难道就是用来干这个的?

        不过这倒也不难接受,玲玲和王天成两人这次闹得太大,直接将整个丐帮分舵给灭了,传回丐帮总舵,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斩尽杀绝,以免泄露消息行踪也是应该的,甚至可说是虽血腥,但理智的选择。

        假如换成丐帮占据上风,他们要面对的处境恐怕也好不了多少,成王败寇罢了。

        王天成抱着惠惠,跟着段毅往大树的方向走去,边走边拍打着惠惠的后背。

        轻声的安慰着受了惊吓的女儿,心底对丐帮生出浓浓的恨意。

        惠惠可是他的宝贝圪塔,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里怕摔了,心道,

        丐帮的掌棒龙头是吧,这笔账老子记下来了,早晚和你清算。

        惠惠此时也知道自己得救,终于伏在父亲的怀里大声哭泣起来,眼泪怎么也流不尽。

        看来不管大女人小女人,都是水做的。

        至于她怀里的小奶狗,依然一声不吭,段毅有点奇怪,凑近一瞧,发现这小流浪狗原来早已经被人打死。

        只是看起来像是活着一样,被惠惠抱在怀里当成一个依靠,也不知这件事会不会对她幼小的心灵产生阴影。

        ……

        回到藏着衣服和铁剑的地方,换下酸臭的乞丐服,段毅顿时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通体舒畅,终于不用忍受那难闻的味道了。

        头发还是这么披散着,只是原本清俊秀气的脸蛋黑一块,白一块,像是逃难出来的一样。

        而背后的嵩阳铁剑更是让段毅心中安全感大增。

        他如今很有一种剑客心态,自觉一剑在手,无所畏惧,哪怕是面对王天成这般恐怖的强者,也敢挥剑。

        不多时,玲玲也赶了回来,秀眉生威,煞气逼人,应该是把所有的隐患都解决了。

        “贤伉俪救助小女之恩,王某感激不尽,还请到我家里一聚,小酌一杯以表感激。”

        见到正主都在,王天成抱着惠惠对两人正色道。

        若不是这对小夫妻,只怕今次他还真要陷入两难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