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书库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座藏武楼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惠惠的父亲

第一百八十七章 惠惠的父亲

        其实这中年舵主心中还存着点希望,如果能趁着段毅不注意,将小女孩重新夺回到他的手中,形势逆转也未可知。

        这小女孩就如同一道护身符,只要将她捏在手里,不怕那个人不听他的话。

        到时不但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还能令那人狠狠教训这坏了他好事的男女,出一口心头恶气。

        只是他还在犹豫,毕竟白衣女人武功深不可测,而且心狠手辣,着实不好惹。

        那小子也是个鬼精鬼精的货,身手同样不凡,他没有十足的把握。

        “原来劫我女儿的只是这么一个优柔寡断,首鼠两端的小人,是谁给你的胆子?”

        突然间,一道雄浑响亮的声音自远及近仿佛海浪涌来,声音回荡在天地之间,满满的透露出轻蔑和不屑。

        似乎在这人眼中,堂堂丐帮舵主只是一个下三滥,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

        当这道声音的最后一个字落下时,段毅和玲玲的身前已经多出一个穿着普通,身高普通,但气势绝不普通的男人。

        看他的第一眼,五官平平,面带憨厚,看起来三十来岁,就是个街边摆摊的普通人,没什么了不起,大道上一抓一大把。

        但如果细看,就能察觉到这人的与众不同之处。

        一头长发梳拢的整齐,干净,但发质偏向淡红色,隐约透着一股血腥气。

        皮肤不算白,却细腻紧凑,充满了质感与弹性,能让人感受到当中蕴含的无穷活力与爆发,显然内功修为精湛,恐怕至少也是凝元一层的高手。

        当然,最能体会此人厉害之处的,还是那双仿佛黑洞漩涡,摄人心魄的眼神,妖异而又冷冽,乍一看,一双瞳孔竟然泛着绿光。

        “你,你,你,!”

        这人一现身,其实段毅和玲玲就知道了他的身份,一定是小女孩惠惠的父亲,毕竟他话中已经透出两人的关系。

        这也解释了为何堂堂丐帮的一地舵主,竟然绑架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明显是为了要挟女孩的父亲,以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只是段毅没有料到的是,面对玲玲和他,这丐帮舵主虽然忌惮,却也说不上畏惧,甚至还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然而此人在见到玲玲的父亲之后,竟然开始口吃起来。

        眼睛瞪得滚圆,不停的吞咽着唾沫,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恐惧之意瞎子都能看得出来。

        “王天成,你不要乱来,我告诉你,你的身份已经泄露了。

        我丐帮的掌棒龙头以及诸多八袋护法使者即将赶到。

        你要是敢对我出手,天下之大都没有你的容身之处。”

        这人啰啰嗦嗦一堆话,无非还是我背后有人,你不能动我那一套,让段毅听得都有些起耳茧了。

        不过倒也能得知几点有用的信息。

        如果他没说谎的话,这人能劳驾丐帮九代长老之一以及若干八袋护法而来,恐怕不是什么小人物。

        其次,就是他的身份似乎有异,联想到惠惠的母亲在摆摊,连女儿被拐了都不知道,明显就是一个普通的妇人。

        所以这位应该是隐姓埋名,要么是厌倦江湖生活,要么是为了避祸,而段毅更倾向于后者。

        下一刻,惠惠的父亲冷笑一声,人站在原地挺拔如松,右手五指屈伸,掌心朝着那丐帮长老罩去,就有一道庞大却又无形的吸力产生。

        狂风呼啸,如龙怒嚎,外衣鼓动,仅仅是余波,便让满地的尸体身体剧烈颤动,似乎下一秒就要被这道吸力凌空抓走。

        段毅惊呼一声,擒龙手,控鹤功?吸星大法?

        素质三连,引得玲玲鄙夷的看了段毅一眼,一个都没说对。

        而另一边,纵然早有防备的中年舵主也是冷不丁一个趔趄,膝盖一软,下盘松动。

        整个人腾空而起,直接朝着惠惠的父亲飞去,同时表情是惊恐和绝望。

        以他的下盘早已经是立地生根的境界,竟然也被牵动,可见吸力之强猛。

        此魔头的魔功更上一层,今日恐怕凶多吉少,心中发狠,暗道,

        好,既然你不让我活,那你也别想好过。

        心中主意已定,也不再抗拒,反而运起身法借着这股吸摄之力朝着王天成的方向扑去。

        身体在半空当中舒展,呈现一个大字状,似乎已经放弃抵抗。

        等到接近目标,中年舵主眼中陡然绽放一抹疯狂,咬牙切齿,嘴唇一抹血线流出。

        竟是鼓足丹田之内的内力,高速运行,完全不计丹田和经脉的损伤。

        他的双手凝拳,团团清凉的真气汇聚拳中,血脉喷发,青筋暴起,整个拳头都似乎大了一拳,状似铜锤的朝着惠惠的父亲锤去。

        这一拳,乃是中年舵主一生当中威力最强的一拳,以震劲为主,糅合九道截然不同的劲力,将自身所修铜锤手完美发挥。

        铜锤手乃是丐帮嫡传的武学,并不算高明,一般是丐帮弟子奠基所用。

        不过这位中年舵主的铜锤手乃是经过丐帮传功长老指点过的,内中蕴含十种截然不同的劲道,威力雄浑,刚猛无俦。

        别说面前只是一个人,纵然是一团百炼精钢,也要被他砸的扭曲断折,他有这个自信。

        然而下一刻,他的拳头便被一只张开的大手倏然捏住,包拢,是王天成。

        中年舵主拳头当中蕴含的所有真气和力道,都被王天成掌中那时时刻刻散发的吸摄之力消化的点滴不剩,别说一个人,就是一块豆腐都打不碎。

        中年舵主面色惨淡,知道两人之间的差距太大,对方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索性闭目等死。

        王天成面无表情,嘴角冷厉,右手手捏住这个丐帮舵主沙包大的拳头,猛的发力。

        一声声咯吱咯吱的脆响便传了出来,嘎嘣脆,让人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于此同时,中年舵主啊的一声狂叫出声,涕泪气流,浑身大汗淋漓,五官痛苦狰狞,满口的牙齿几乎要被咬碎。

        这么一捏,中年舵主右拳的整个骨骼,筋肉,全部被捏碎到一起,搅拌粘连。

        这种痛,似乎已经突破了人的忍耐极限。

        中年舵主嚎叫之后,似乎下了什么决心,空下的另一只手猛地朝自己的脑袋砸去。

        力道虽不及刚刚一招铜锤手威猛,却也足以将自己打死。

        他竟是害怕受到更加可怕的折磨,所以打算自己了结,免得受到更多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