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书库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级高手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六章 彼岸之花

第四百三十六章 彼岸之花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强闯不是最佳的办法,天罗现在唯一能做就是帮助秦霖拖延住这些人,然后让他去夺取彼岸之花。

        只要彼岸之花到手,凭借秦霖的神秘,相信服用了之后不会产生什么后遗症,想要活下去,他们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天罗,昔年你天龙组击杀了我福田家族那么多人,现在被我们包围,可曾感觉到内心中绝望?”

        “并没有。”听到对方的话天罗摇了摇头,道:“还没有到最后一刻,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家主,我们的宝库被人掏空了。”这时候一个跟随着福田一泓回来的人忽然大叫了一声。

        此话一出,福田一泓的面色也忍不住一变,要知道宝库可是他们福田家族的根基所在,有宝库在,他们福田家族方能培养出更多的人才,一旦宝库被掏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恐怕福田家族都不会再有新的高手出现,因为他们已经没有足够的灵药拿去培养。

        “天罗,想不到你不仅是个毫无信用的小人,而且还是个贼。”

        说道这里他大袖一挥,面色狰狞的喝道:“上!”

        他的话就像是铁令一般,顷刻间秦霖他们的周围爆出了几十道气息,就像是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一样,秦霖他们被完全覆盖在了其中。

        “跟我杀!”

        话音落下,天罗直接爆出了自己的化境后期修为。

        身为天龙组的大队长,他肯定是毋庸置疑的强大,只可惜他个人能力就算是再强大,他有不可能拦下所有人,所以仍旧有相当多一部分的人需要秦霖他们自己去解决。

        “都躲在我身后。”这时秦霖也低喝一声,将自己手中的斩天剑挥舞了起来。

        “噗哧!”

        围着秦霖他们的人都不是什么绝顶强者,所以他们不可能挡住秦霖的这一剑。

        仅仅就是接触的那一瞬间,站在秦霖面前的数个人全部都被他的斩天剑斩杀,少说也死了七八个人。

        他们的下场都是极为的凄惨,直接被拦腰斩断,鲜血飙射的到处都是。

        看到这血腥的一幕,福田一泓的眉头也忍不住一跳,因为他没想到这个修为只有化境初期的年轻人竟然如此厉害。

        难不成三长老还真是被他斩杀的不成?

        “二族长,你去将其击毙。”

        福田一泓开口,而后他身边立马就有一个身穿和服,并且留着丹仁胡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他修为不是正族长,可他的修为却是和福田一泓相当,是化境后期。

        之前秦霖能斩杀他们福田家族的三长老,那是因为对方本身就受过伤,外加上他力量时强时弱,所以这才让秦霖找到了机会。

        可现在眼前这位中年人可不会再有那样的弊端给秦霖抓,要想战胜对方,恐怕秦霖还得费一番功夫。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福田家族还有好几个化境后期的人都没有动,一旦他们全部都一拥而上,可以这一说,秦霖他们可能坚持不了一分钟。

        人群中,天罗和秦霖相互点了点头,而后他们不断的往前猛攻,其目的就是福田家族的中心,彼岸之花的所在之处。

        与此同时秦霖还在呼唤云苏,眼前的情况实在是太过于凶险了,他们随时都有可能暴毙在此,如果此刻云苏可以苏醒过来的话,那他们的危机便可以瞬间解除。

        只可惜秦霖的任何叫喊都像是石沉大海一般,并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

        也就是说云苏还在持续的沉睡当中,短时间内根本不会苏醒过来。

        既然云苏帮不上忙,现在唯一能救他们自己的只有彼岸之花。

        “出手这般狠厉,现在我就让你去给他们陪葬!”

        说着这位福田家族的二族长抬起自己的手掌就朝着秦霖拍了下来。

        在他看来,区区一个化境初期的人简直就和一个蝼蚁没有什么分别,他轻而易举就可以将其碾杀,只可惜他势必要为他的狂妄自大付出代价。

        只见迎着他拍来了手掌,秦霖直接抬起自己的斩天剑。

        一剑斩下,鲜血飙射,这位福田家族二族长的一条手臂直接被秦霖斩下。

        因为斩天剑太过于锋利的缘故,当对方的手臂落在地上的时候,他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但是很快一股极致的痛苦就顺着他的手臂传递到了他的心神之中,让他的嘴都忍不住扭曲了起来。

        不过他毕竟是化境后期的强者,并没有因为手臂被斩落就惨叫起来,只是通过他的表情来看,此刻他应该是极为的痛苦。

        “我觉得该下去陪他们的人是你!”

        说着秦霖的斩天剑再一次朝着对方猛的一刺。

        只是对方吃了一个大亏之后明显学聪明了,只见他火的后退,直至退到了福田一泓所在的位置,没有给秦霖攻击的机会。

        看到这一幕秦霖没有追击,因为他若是追上去,福田一泓一旦出手,那他就危险了。

        能斩下对方一臂,也算是重创了对方,短时间内对方应该不敢再对自己下手了。

        “队长,我家里还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回去后一定要答应我照看好她。”这时候一个被围攻的天龙组成员开口,只见他浑身都是鲜血,已经被福田家的武士刀砍的遍体鳞伤。

        他本身修为只有宗师后期,如果是在平时,或许他这样的实力还可以挥出极大的作用,可在这里,在福田家族的包围圈之中,他连杀死一个人都做不到。

        因为他攻击前方背后便会受敌,攻击后面亦是如此。

        噗哧!

        只见一个福田家族成员的瞅准了机会,他的武士刀直接将这位天龙组成员的胸腔捅穿,看的秦霖等人都目眦欲裂。

        可此刻他们自己也已经深陷困境,完全空不出手来保护其他人。

        想要活,只能靠他们自己。

        “老夫被困福田家族几十年,今日便与你们同归于尽!”

        这时林道祥四个人当中的一个忽然口中出了决绝的声音,而后他悍然无惧的冲进了人群当中。

        原本他们就该在几十年前就死在福田家族的,可现如今他们已经有了报仇的机会,那他当然不会错过,哪怕是一命换一命,那也是赚的。

        更何况围攻他们的人有不少修为比他好低,反正今天他们横竖都逃不掉了,那他何不如多杀几个人?

        杀一个不亏,杀两个便是赚!

        所以此刻陷入疯狂的他无疑是很可怕的,身上的伤势他全然不顾,他一心扑在了杀敌上面。

        “慢慢享受在绝望中灭亡吧。”

        这里是西京,这里是福田家,所以福田一泓压根就不担心天罗他们会逃走,因为他们今天就算是插上了翅膀也休想从福田家族飞出去。

        他要让天罗他们在不断的对敌之中力竭,在极度绝望的状态下被他所斩杀。

        不得不说一个人的脑子若是被仇恨完全占据的话,那他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要不是他有这么恨天龙组,兴许秦霖他们还没有一丝一毫的机会。

        “已经很近了。”

        战斗的过程之中,秦霖靠近了天罗,低声说了一句。

        “我会尽全力拖住这些人,但你的时间只有三秒钟。”

        “三秒……。”听到这话秦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他不知道天罗究竟会施展何种手段,但他既然说了这一句话,那就说明他肯定会使用某种底牌,三秒钟时间对于常人来说可能也就是一两个呼吸的时间罢了。

        可对于秦霖他们这种级别的修士来说,三秒钟却足以做很多事情了。

        “好,就三秒!”

        “一切希望皆寄托于你的身上了。”

        他们这边已经折损数人,再这样下去,恐怕要不了两分钟他们的人便会死的只剩下天罗和秦霖。

        因为这里就属他们两个人的战斗力最为强大,所以不管是天罗也好,秦霖也罢,他们都知道不能够再继续拖延下去了,必须要拿到彼岸之花,然后让秦霖的修为突破到化境中期。

        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安稳的渡过这一劫,甚至让福田家族付出惨重代价。

        “就是现在!”

        就在他们已经十分靠近彼岸之花的时候,忽然天罗的口中出了一声大吼,而后他忽然一掌就拍在了大地之上。

        “借地之灵!”

        天罗口中出了大吼之声,而后无数股常人肉眼看不见的力量忽然从大地之中席卷而出,福田一泓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忽然他们只感觉到自己的双脚仿佛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上半身是正常的,可是下半身却被一股他们无法了解的力量死死束缚着。

        而几乎在天罗出大吼声之时,秦霖就已经动了,他以自己最快的度冲向了存放彼岸之花的独栋小楼。

        “不好,他奔着彼岸之花去了!”

        看到这一幕,福田一泓面色大变。

        难怪他刚刚一直在疑惑为什么他们的战斗一直在朝着福田家的中心点而去,正常情况下他们不是应该往边缘地带去,然后伺机逃脱吗?

        可是现在他明白了,原来他们再打彼岸之花的主意。

        要知道彼岸之花可是被福田一泓视为自己的神物,一件可以帮助他迈过现如今的境界,进入到更高层次的东西。

        所以他早就在很多年之前就把这彼岸之花放在了自己的房间里,就算是他现在无法吸收这彼岸之花中的力量,可他却可以死死的将这一件神物守着。

        一旦他学到了可以独特的心法,他便可以服用此物。

        只是很可惜的是,他找了很多年都未曾找到适合自己的心法,所以服用彼岸之花的事情便被他一直搁浅了下来。

        他能坐在今天这样的位置上,靠的可不是莽和狠,他必须要确保自己可以安全无忧的服用彼岸之花才会真的动用。

        要不然他一旦服用这东西产生了什么意外的后果,怕是他的家主之位就要不保了。

        正是因为他的小心谨慎,所以这东西现在不归他了。

        只见秦霖直接冲进了这栋楼里,然后来到了存放彼岸之花的箱子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