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书库 - 都市小说 - 我要做阎罗在线阅读 - 第829章:册封天下

第829章:册封天下

        他没有回答,手一挥之下,一片阴气光幕出现眼前,镜子一般倒映出他的容貌。

        确实长大了……以前可以肆意疯随便浪的少年人形态,如今变成了青年。丰神俊朗,五官完全长开之后多了一份凌厉肃然。身穿金色九龙袍,头戴金龙翼善冠,腰缠金丝白玉带,挂着一方小小的印玺。真正如同红楼梦中写贾宝玉: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

        哎哟……自己这颜值……呆霸王你过来,咱们现在再来比比……

        论弱受脸,我秦某人整本书没怕过谁!

        现在不是自恋的时候……他手一挥,阴气光幕飘散消失,目光幽幽扫过众人。忽然徐徐抬起手臂,食指对准了秦夜和苏妲。

        阎王这是要?两位道主对视了一眼,眨了眨眼睛,不明所以。

        下一秒,秦夜屈指一弹,紧接着,就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轰——!!!两位道主左侧虚空,陡然响起一声巨响。一个数十米大的孔洞轰然成型。

        哗啦啦!撕裂虚空带来的狂风,吹得秦侩和苏妲衣袂朝右疯狂乱舞,秦侩大张着嘴,震撼地低着头,偷偷看着那个孔洞。快……快到根本看不见。而且……这不过区区的一弹指……举重若轻,奔雷疾电。

        若有汗水,两位道主已经汗流浃背。即便如此,也感觉灵魂都在震颤。他们不知道,这是震慑,还是警告,或者……这只是单纯的试探实力。

        这不重要。

        虚空粉碎的刹那,两位道主已经本能地朝着这股强大的力量卑躬屈膝,五体投地大喊道:“阎、阎王神威通天,天地共尊!可喜可贺!”

        这就是阎罗级别的力量吗……秦夜缓缓收回手指,看向赵云:“过去多久了?”

        “三天。大人。”

        “三天吗……”秦夜微微点了点头,闭上眼睛,心有所念,刹那间,他的灵魂仿佛升高,冲入天际,俯瞰整个神州。

        而他,就是神州地府的主宰。君临一切。

        原来是这种感觉……他有些感慨地,微笑着看向下方。这一刻,他不仅仅是进阶阎罗,更是阎罗正位!他早就想试一试赵云那种举手抬足之间,通传全国的感觉。

        原来站在山顶之时,感觉是如此美好……

        他深吸一口气,沉声开口:“本王,第三任阎王秦。”

        这一声,宛若奔雷,响彻全国一千多万平凡公里。

        所有阴灵都愕然地抬起头,震撼地看着天穹。他们赫然发现……持续了整整三天的黑夜,正在缓缓褪去!

        天穹中的声音悠远肃然,传达华国地府每一个角落,无论是在册鬼民,还是躲在深山之中,不敢入城的厉鬼。或者怕被地府围剿的阴兽,这一刻全都抬起了头。聆听圣谕。

        “本王惟华国之君。海内土疆,豪杰分争。朕本庶民,荷天道眷顾,祖宗之灵,遂乘逐鹿之秋,致英贤于左右。四方戡定,民安田里。”

        “历时六年七月,本王官居阎罗,乃为大秦地府历首位阎罗。正位蓉城,立大社大稷于承薪。布告天下,咸使闻知。”

        这是早就准备好的通告。采用明太祖朱元璋登基诏书,删减了大部分,毕竟早已登基,现在,不过是官位和官职匹配,所谓正位而已。

        “呵……”承薪,织田信长闭上了眼睛,随后长长舒了口气。身体九十度鞠躬,尽管无人看到,仍然诚心诚意朝着西方拜去:“阎王正位,继往开来。臣……谨为阎王贺!为华国贺!”

        他是一个人一间办公室,没有人看到他的动作。但是,此刻整个华国,一千多万平方公里,十几万阴差,全都不约而同地拜向西方。齐声喊道:“恭喜大人正位阎罗!”“华国新地府第一位阎罗,普天同庆!”

        新华国地府第一位阎罗。

        这和阳间新华国第一颗原子/弹没有任何区别!

        与有荣焉!国之大幸!

        但,他们并没有说完。

        就在一片举国喧哗中,秦夜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本王继位以来,自问兢兢业业,得诸位相助,方能今日问鼎阎罗。”

        “官居阎罗,可册封阎罗之下所有官职。阿落刹娑,听封。”

        听封……这两个字,瞬间让所有阴差耳朵都竖了起来。

        教育体系还没有打开,关于阴司力量体系,阴符修炼还没有深入鬼民。但是阴差是知道的,他们更清楚,要想担任一个市的领导,实力绝对是第一!地府的阴差……可是真正要冲在前面的。有无常级别的厉鬼出现,一地主管是决不能躲的!

        但是,大多阴差都只是普通的鬼差……不,鬼差都没有入门。而阿落刹娑已经是判官,这个听封……

        要怎么封?

        封什么?

        一时之间,阴差体系中所有阴差,一片死寂,全都竖起了耳朵。

        刷拉拉……下一秒,一片片光幕出现阴司各地。那恢弘的六道轮回首次出现众鬼民眼前。

        “我的天……”“这是什么?火焰山?”“这也太霸气了吧!”

        此起彼伏的喧哗中,秦夜悬浮虚空,胸前阴司录翻涌不已。如同天神一般继续响起:“暂撤去阿落刹娑外交部长一职,该任六道轮回典狱长,掌镇狱军十万阴兵。特此册封:镇魂府君。”

        “是!”

        轰——!!最后一个字落下的瞬间,数不尽的阴气涌入阿尔萨斯身体,形成一个巨大的阴气之茧,透过屏幕,所有阴灵都能感觉……对方的阴气在疯狂上升!

        阴灵进阶的本能,刹那间让所有阴差眼珠子都红了!

        这就是册封?

        直接提升一个官位?!

        “这就是最初跟随大人的好啊……”一个地级市,一位府尹看得眼珠子都红了,蓝色长袍之下,手搓得都爆出了青筋:“判官到府君,这是多么漫长的一步……如今……如今居然被大人点名,一步到位!”

        那可是六道轮回典狱长啊……说给就给,是,名头可能不如外交部。但……华国现在国门不开,外交部就是个名头,而典狱长则是真正大权在握!甚至比外交部更高!

        六道轮回,注定独立于地府所有部门之外。上至百官,下至万民,全都得看他们的脸色!

        “府君……”嫉妒使人质壁分离,身旁一位胖乎乎的道台紧紧抿着嘴,眼睛中满是向往。许久才幽幽道:“可惜……我们现在只是鬼差而已。”

        “不就是遇到秦阎王早了点吗?”“是啊……若是我们早遇到,还有她的事?”“说的不好听一点,阿落刹娑大人做不到的许某能做,她做不到的,她不敢做的,许某照样能做!”“……属下佩服……”

        然而,这次的册封显然不止一个。

        “织田信长,听封。”

        “臣在!”

        画面中,远在北阴阁的织田信长出现光幕之中。

        秦夜笑了笑:“府君乃是高阶阴差,即便是本王有阴司录,一次也最多册封两人,两百年一次。”

        “臣明白。”织田信长心中的期待和渴望已经燃烧为熊熊业火,但脸上却丝毫不显。

        谁能想到……当初曜变天目碗中的本能寺,对方尚且只能和他对坐论道,如今……自己却要听封于对方。

        百感交集。

        “本王答应过你,有朝一日,必定助你踏平天岩户。放心,本王从不食言而肥。”

        这一刻,哪怕是织田信长这种枭雄,心中也猛然一热,涌起一股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

        他明白的……他都明白,日本地府对比华国地府,实在是太小了。实力也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他想报仇,唯一的希望就是投靠华国地府。但是他绝对没想到,华国地府情况如此糟糕。

        短短六年,就走到了这个地步……现在的华国地府要灭日本地府,恐怕也能一战……不,只要赵云出马,是必胜。然而,华国要的是摧枯拉朽的胜利,而不是旷日持久的惨胜。

        所以,华国地府一直没有提过这件事。

        他曾经也以为,对方恐怕都忘了。他的身份也不敢问,但现在对方告诉他,华国地府没有忘,还是那句话,数十年内,必定有兵发天岩户的那天!

        一句话,差点让他热泪盈眶。

        “微臣不敢!微臣知道,现在华国地府发展为重。大人……”织田信长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日本的第六天魔王已经死了,现在只有华国的阴差织田信长。”

        “微臣……有个不情之请。”

        “说。”

        织田信长咬了咬牙,深吸一口气,朗声道:“请……大人赐姓!从此,世上再无织田家。只有华国赐姓阴差!”

        秦夜微微颔首:“我信你。”

        “毕竟,这么多年,我们一起并肩走过。”

        他顿了顿:“封织田信长为破日府君。赐姓秦,从此,名为秦长信。织田信忠名为秦信忠,为落日判官。”

        “臣,秦长信,谢恩!”

        刷——!!话音未落,在众多阴差嫉妒地质壁分离的目光中,一道阴气破空而来,气场百万里!从蓉城破云排空,直达北阴阁上空。

        轰!阴气如龙,凌空灌下!掀起层峦叠嶂的冲击波,秦长信的阴气在众目睽睽之下,直冲云霄!朝着府君的官位疯狂攀升!

        地府志:新地府历启元六年五月十八日,第三任阎王秦正位阎罗,为新华国地府,大秦王朝首位阎罗,影响极其深远。

        地府志:新地府历启元六年五月十八日,日后被称为“轮回王”的第九殿阎罗,开国功臣阿落刹娑荣膺镇魂府君,掌六道轮回诸事。日后的第十殿阎罗“伏远王”,开国功臣秦长信(本名织田信长,即日赐姓秦),册封破日府君。掌国防兼对外战事。这为伏远王数十年后分裂日本地府黄泉比良坂,落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